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议员退党成立“独立团体”搅乱政局,英国脱欧向何处去?

2016年脱欧公投后,英国政治的“三八线”已经被重新划分,如今更多英国人愿意以“留欧派”或是“脱欧派”的身份定位自己,而不再是某个党派的支持者。

11名“独立团体”成员。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肖恩

在脱欧“大限”迫近的当口,英国政坛再掀波澜。11名议会下院成员“叛离”原属政党自立门户,组建“独立团体”(Independent Group),其中八人来自反对党工党,三人来自首相特蕾莎·梅带领的保守党。

本月18日,七名工党议员因不满该党对脱欧和反犹主义的态度退党,一天后,又一名工党议员宣布跟随。20日,三名留欧派保守党议员也作出退党决定,借此抗议特蕾莎·梅在脱欧事务上处理不当,并转而与另外八名原工党籍议员抱团。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解读,“独立团体”不是一个注册政党,作为新的亲欧“中立派”议员团体,他们可以自由投票、发言,有利于促成使英国与欧盟保持紧密关系的“软脱欧”、甚至就是否“脱欧”举行第二次公民投票。

这些退党议员呼吁再次举行公投,以便英国留在欧盟。保守党反对这一想法,工党则反应冷淡。

由于这些独立议员此前已经对梅政府的脱欧协议投出反对票,因此他们退党的行为不会影响到议会对现有协议的态度。“独立团体”目前的筹码是议会上下对眼前脱欧僵局的沮丧和对不断逼近的脱欧期限的恐惧,他们试图证明除了保守党和工党的立场外,还会有第三选择。

按照美联社的说法,“独立团体”只占英国议会下院650名议员的一小部分,却是近几十年来英国政党人数最多的一次改换门庭,今后几周或许能吸引更多议员加入。

无疑,要真正改变脱欧进程,动摇目前两大阵营对立的政治机构,“独立团体”还需要吸纳更多的“反叛者”。伦敦大学学院政府和公共政策名誉教授莱特(Tony Wright)指出,“独立团体”需要更多成员,还要有内阁成员辞职加入,这样才有可能推动议程发展,否则只会是一个小插曲,或者是可能将延续上百年的英国党派政治的破裂的开端,仅此而已。

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称,“独立团体”的存在本身就是对传统党派领导者的一个警告,如果他们不听取党派议员的意见,这些议员和他们的支持者,将会另觅出处。

距离脱欧仅剩月一个月多一点的时间,首相依然没能拿出一份能在议会通过的协议,使得梅政府内部的耐心也在被一点点耗尽。据英国《卫报》20日报道,25名政府成员准备在下周投票支持推迟脱欧,除非特蕾莎·梅能够排除无序脱欧的可能性。保守党内的反对派认为,目前下议已经有足够的议员人数能投票通过一项修正案,延长《里斯本条约》第50条。

可能出现的无序脱欧,也让这个世界第五大经济体和全球的投资者都感动恐慌,不少跨国企业开始着手撇清跟英国的关系。

政治上,持续了两年的脱欧闹剧已经撕裂了英国的政治系统。特蕾莎·梅没能通过充分展现脱欧带来的益处,团结保守党内疑欧派和亲欧派。而工党党魁科尔宾则被指责对脱欧态度含糊,且缺乏清晰的方向。两党内部皆是矛盾重重,最终导致了党派的分裂。

实际上,2016年的脱欧公投后,英国政治的“三八线”已经被重新划分。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教授霍伯特(Sara Hobolt)表示,如今更多英国人愿意以“留欧派”或是“脱欧派”的身份定位自己,而不再是某个党派的支持者。这一新的区分比传统的政党政治更“部落化”,具有排他性,因为双方从本质上对另一方就是不信任的。

“如果说脱欧是吹响改变的号角,那我们听到了,”退党的前保守党议员艾伦(Heidi Allen)说。

原工党议员乌穆纳(Chuka Umunna)是“独立团体”领导人的有力角逐者。退党当天,乌穆纳表示,现有的政党已经无法应对挑战,它们也无力改变现状,因为它们本身已经成了问题所在。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独立团体”目前暂未将可能的领导人的讨论提上日程,在下周开幕会议上才会着手商议这一问题。

“独立团体”在英国并非全新的专有名词。20世纪50年代初,该国也出现过同名团体:一个由伦敦当代艺术学会年轻成员组成的非正式讨论小组。当时这些艺术家、批评家和建筑师的动机就是对艺术界的传统发起挑战,代之以新的观点和思维,最终导致西方波普艺术风格的诞生。

60多年后,政界的“独立团体”也要对英国传统的政治版图下战书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 申博直营网 真人百家乐 澳门博彩公司 澳门星际赌场
申博线路检测登入 菲律宾申博官方网址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 菲律宾申博在线直营网登入
盛618官网 百家乐娱乐登入 申博 申博娱乐开户
捕鱼游戏 申博开户 澳门新葡京赌场 申博娱乐开户
现金网百家乐 申博会员登入 现金网百家乐 太阳城代理